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诗 > 正文

愿深情不被辜负,愿情深不再枉负

11-21 散文诗

泰戈尔曾说:“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不知道我爱你,而是爱到痴迷,却不能说我爱你。”其实,这世界上,最痛苦的,也莫过于,你明明深爱着一个人,可是想爱却无法爱,却难以逃脱种种束缚,难以挣脱世俗的藩篱,明明彼此深爱,却只能忍痛分离。就像是大观园里的黛玉和宝玉,就像是陆游和唐婉,他们的爱情,悲情而又伤感,又让无数人为之动容,为之潸然泪下。

陆游被人们所赞叹“陆放翁乃一代词雄,一扫宋词纤绝之风。”亦是有人赞叹“诗界千年靡靡风,兵魂销尽国魂空。集中十九从军乐,亘古男儿一放翁。”陆游的一生坎坷,忠贞爱国,忧国忧民,心怀天下苍生,他的词豪迈壮阔,沉郁苍凉。在仕途官场上不得志,在爱情上亦是历经了一段难以想象的曲折痛苦,历尽了一段令他刻骨铭心,终生难忘的深深爱恋,亦是为之写下了缠绵悱恻的诗篇,流传千年,时至今日,读懂他的词,便能明白陆游不仅是一个胸怀大志的好男儿 ,更是一个侠骨柔肠的痴情郎。

陆游与其表妹唐婉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,耳鬓厮磨,相爱相知。他们二人,都擅长诗词,常常借助诗词来倾诉衷肠,花前月下,吟诗作对,互唱互和,丽影成双,宛如一对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,眉目中洋溢着幸福和谐。而他们两家的父母,亦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于是便以一只静美无比的凤钗作为信物,为他们订下了这一门亲事。

此后,陆游与唐婉更是情爱缠绵,却因为陆游的母亲,被所谓的无由的孝道,世俗名利和虚幻的八字给活活拆散了。而陆游与唐婉,彼此早已是情根深种,又岂能就这样轻易地认命,割舍下这段情缘。陆游于是将唐婉悄悄地另筑别院安置,待到有机会再与唐婉相聚。无奈纸包不住火,终究还是被陆游的母亲发现。陆母一气之下,便严令二人断绝来往,并为陆游另娶了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,而此后唐婉亦是被家人安排嫁给了赵士程 ,他们二人的情分便到此刻被彻底斩断。

而此后的陆游虽是强借苦读和诗酒强抑制住思念,却始终都忘不了唐婉。而唐婉虽是经历了情感的挫折,那颗破碎创伤的心灵却也已慢慢地被赵士程所平复,只是她与陆游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恋,又岂是能这样就轻易地割舍,轻易地就放下?直至二人在沈园重逢,才都明白原来时间的流逝都无法擦拭去对彼此的思念与牵绊,心灵的伤口又仿佛在瞬间隐隐作痛。沈园,本是布局典雅的园林花园,园内花木扶疏 ,石山叠翠 ,曲径通幽,是当地人游春赏花的好去处。而就这此处,陆游再次与唐婉重逢,在那一刹那,仿佛时光与目光都凝固了,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,都感觉恍惚迷茫,不知是梦还是真,眼中不知是情、是怨、是思、还是怜?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eidesi.com/sanwenshi/20201121/126655.html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