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诗 > 正文

一月上心头

11-21 散文诗

眉头轻皱,蹙起一缕哀愁。

窗外景色依旧熟悉。是雪松一株,层层针叶随风跌宕,好似心情起伏一般。 于北风呼啸盘旋中,拨开了云雾, 望见了一轮皓月。

这月是一抹清新脱俗的鹅黄,抑或是一瓣冷香馥郁的梅花片,又或是少女低低扎起的马尾上系着的一根黄绸带。

总是令人思绪万千的月亮,你可知,今夜我又在想些什么?

还是年少,还不懂情爱的年岁。

那时,门前的雪松也只有一楼高罢了,而我的心思也是格外的好猜。

所忧愁的不过是学业,所心烦的不过是友情,何曾碰过爱情这令人捉摸不透的东西。

稍稍年长,迎来了情窦初开,迎来了暗恋。

暗恋的少年是自己的校友。他有着澄澈如水的双眸,有着干净明媚的笑,不张扬不耀眼,却照亮了自己年少时的内心每一寸。

喜欢去书店看书,无非是为了去书店看他一眼,无非是为了在书店享受与他相遇的共处时光。

喜欢晨间跑操,无非是因为跑操时能够与他“偶遇”,一次次注定遇见的“偶遇”,不是突如其来的相遇,而是心中有数的相遇。这每天令人烦恼的晨跑早已成了欢乐的代名词。

也是这样的夜,这样的月。

熟悉到令人阖眼之间都能描绘出来的景象,就连在呼吸之间都有着同样的芳草气息,这样的气息令人蠢蠢欲动地想要做些什么,却又不敢做什么。

我仿佛看见那个怀着情事的自己正对着月亮凝望,两腮旁还挂着泪痕。

爱情是场豪赌,拿自己的一腔欢喜与勇气去赌一场自己无法定夺的长相厮守。

最后,自然是赌输了。

我失去的不止是一个我喜欢的人,还失去了暗恋所拥有的小欢喜与小满足。

那个晚上的月亮不伶仃,不妩媚,只是有些孤高。遥不可及的高度,令人清醒。

如今又是这样的夜,又是这样的月。

我心里有许愁惘在蔓延。

如果说年少不谙世事,那年长之后呢?为何还是一碰爱情就一塌涂地。

爱得落魄过,爱得卑微过,也爱得难以自我过。

是缘是劫,无从而知。

是荒唐一场戏,曲尽人终后我还独自沉迷在戏里,娓娓着一腔情意,付了逐渐暗下去的灯火,奄奄着眷恋。

一片伤心,两处相思。

年长时爱上的人,是个长我三岁的人。脾气温和,待人友善。

只是有些优柔寡断。

他是那样的人与我而言,第一次交谈时便觉得相谈甚欢,有话题可聊的人。

我是在生人面前恭敬有礼的人,他的言辞也透露着他是待生人疏而不远,谦而不逊的性格。

加之文学上也共有见地,声音撩人的好听,便让未见过他容颜的我倾心几许。

就这样勇敢去追爱,奋不顾身投入这所谓的情网。

然月相多变,命运多捉弄。很多时候,你爱的人并不爱你,那么换来的就是一场注定的辜负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eidesi.com/sanwenshi/20201121/126619.html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