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正文

春日的记忆

11-10 散文精选

春,逝去了,逝去在城市匆忙的脚步里;逝去在楼群掩映的温度里;逝去在街头巷尾的假山假石还有真假难分的姹紫嫣红里。所说的春,在记忆深处。

春晨二月,某个早晨,推开村舍的一扇木门,一股冰凉却清新的冷风迎面吹来,蹿进衣领,让人打个寒颤。那风带着宋词的味道:乍暖还寒,最难将息。

意外的发现便是那墙角,冰雪消融后一大片一大片的潮湿的土层,在初阳的照耀下冒着青烟似的薄雾。阳光变得格外柔软,将冬的一点尾巴赶到远处。不知是谁家的一两只新燕呢喃,引得墙外一片喧闹,鸟雀们应和着,忽而轻落在你身后,忽而成群滑翔,在对面的大椿树的暖枝上集合,扇动翅膀抖落剩余的几片枯叶,将旧的残余打扫干净。

一声清脆的鸽哨从空中划过,只见那碧空白云映衬下三两只白鸽悠闲地穿梭,仿佛从远处衔回春的种子。远处天与山相连的地方,雾蒙蒙一片,云雾深处响起阵阵农人耕地的吆喝,声声响亮,打一个响鞭,牛儿一声长“哞”,伴着一曲豪放的山歌,将一年的憧憬和想望都抒进了那带着野味的歌里。

歌儿飞过一座座山头,撩动着山村的美梦。太阳渐高,山里的雾气变淡了,每座山头上都露出人们耕作的影子。牛儿使劲拉犁,犁耙用力翻耕,一张张粗大的手用蕴积了一个冬天的力气,细细刨打着土层,撒下金黄的籽,再盖上厚厚的肥,将田地平整成一块酥软漂亮的面包,这个春天便开始做着最惊心动魄的梦了。

老人们把自己搬进房前屋后的小菜园,为园边的牵牛和何首乌精心搭建篱笆,长长的竹竿一根根排队似的被插好,再用绳子串联起来,等藤蔓植物的手臂缠绕竹竿,攀爬而上,那菜园边的篱笆就成了一片花朵的海洋,那是农家小院最自然的一面屏风。园子里,一畦韭菜已挣脱厚重的土层,脱去枯黄的外衣,长出一颗颗胖而嫩的小韭芽儿,摆动着手臂迎来过往的风儿。

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计在于晨”。春的脚步摇曳着花朵的节拍,播下去是梦,梦长出芽儿,农人们便满眼是春。梦是虚无而斑斓的,芽儿却是柔婉而诗意的存在。等满园繁花似锦,布谷声声划过宁静的拂晓,梦就结果了。站在春日的早晨,收藏者一个浑圆的憧憬。春水似乎只隔了一夜,水便变软了。冰碴还亮晃晃的,水却游龙一般在河床里游动了。水的温暖能让冰雪消融,犹如孩子们的欢笑能让大地苏醒。那是对春的大胆叩问,是一种穿透厚厚棉袄的脆响。那蠕动的激情,流过村庄的沙砾,便勾勒出一幅春的山水,明净恰如山水的村庄。

小河不大,尤其是在春天,两岸的土层随着温度的升高。哗哗掉进水里,惊得刚苏醒的青蛙跳出一大步,把整个河面搅浑了。水面闪动着太阳的光,流着流着便不冰了,看看天上流动的白云,便想起了小河绕过林子时那里的羊群。河岸的草芽儿,在大片密密麻麻的衰草里探出头,踮着脚尖在水里找自己的影子了。河床里的石头沾满了污垢,搁浅着,等待着河水绕到它的身旁,从它身上流过,溅起一些水花,再敲打出一曲春的乐调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eidesi.com/sanwenjingxuan/20201110/94988.html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