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典散文 > 正文

月晕遐思

11-21 经典散文

编辑荐:我不仅喜欢月的圆,还喜欢月的弦于勾。不管弦月于圆月,月都将如水的光渗透进人们的清梦。任人的怀想把情感抹进月晕的平滑,把清梦和怀想带进天上人间,寄给遥远的思念。

月光撒泄,沿着屋脊顺着前檐流了满院。院墙圈不住月的柔光,月光轻灵地爬上院墙,向着墙外无边地漫去。恰似柳下静谧的水面,微风吹过,缕缕波痕荡漾开去,翻过关门闭户的村庄,拂过稼禾得茁壮、小桥的静寂,牵着潺潺的流水飘向远方。那溪水呀,揉碎了月的明,装填了水的欢唱清亮,轻轻地溅起的水花,露珠般晶莹,释放着月的芬芳。

驻守在门厅的月,敲开了相思人的心房,捎带了多少姑娘的柔情,将月的光也熏染的柔柔弱弱。远方的人有多少泪水撒在了月的光里,曾添了月光的分量,坠了满地。有多少人呢?将月光塞进自己的思想,洗涤了自己的灵魂与志向。

依偎在家的温情,慢步在院的恬裕,本不想让思绪随了月光儿流去,可月光,还是亲了你的发,亲了你的眉,亲了你的鼻眼,撩拨的你的情坐着风云儿飞成了漫天花雨。

看月亮,高高地挂在天上,整腔的月华映的星星晶晶亮亮。哪一块芳华是历代文人墨客书写的锦妙华章,那一脉光辉是仁人志士英者枭雄描绘的图文。流传千载,是因为月亮悠悠的闲意呈贡着信的礼义,恒久品托仁义道德镌刻的丰榜。

李白的月悬挂于窗前,浓浓的乡愁与相思涨的月圆鼓鼓,久久的难能入眠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”“日色欲尽花含烟,月明欲素愁不眠。”今晚,我在窗前庭院,捡拾月的从前,无酒也无眠。没有唐寅酒后扣问月圆月缺的伤感:“李白如今已仙去,月在青天几圆缺。”更没有举杯邀月醉了月醉了己的情怀。

我喜欢赏月是喜欢月亮不刺眼的性情,喜欢月亮用她那莹莹的光,洒脱脱的扫亮太空,让太空清明幽静而深邃。我欣赏太空深处的星,那一闪一闪的星,似乎有话语在诉说。你不用多愁善感的去迎合着什么,你只需要静静得让那似有似无的语音在心中缠绕,酥酥得有一种飘忽于太虚的享受。说不得道不得就用身心随了缥缈在星云间流连。纯自然的光环云烟蒸透了筋骨融入自然。“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。”“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”

我喜欢看月,喜欢看围绕在月旁的星辰,喜欢太极的中正,喜欢看斗柄的指向。那里运转着日月的年轮。有农人耕作的时令。哪里演播着春夏秋冬,花色秋景,酷暑严冬。有天事、人事、有流年的运程。“夜深银汉通柏梁,二十八宿朝玉堂。”太极端坐于中天,释然人伦的品性。

那里规定了月圆月缺。

我不仅喜欢月的圆,还喜欢月的弦于勾。不管弦月于圆月,月都将如水的光渗透进人们的清梦。任人的怀想把情感抹进月晕的平滑,把清梦和怀想带进天上人间,寄给遥远的思念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eidesi.com/jingdiansanwen/20201121/128274.html

友情链接